主页 > 互联世界 >男人的情字这条路(上)

男人的情字这条路(上)

发布时间: 2020年07月25日 作者:

男人的情字这条路(下)

从进谘商室,程远坐下后,只抬头看了我一眼,然后,沉默瀰漫。

虽然低着头,但程远眉毛忽而挑高、忽而紧皱,洩漏了他心中的澎湃汹涌,应该是不知道如何话说从头吧?我静静的等候他开口。

「我想、很想、很想,跟太太复合。」

问题是,说这句话时,他已经签字离婚了。

从程远填写的资料中来看,拥有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,家中环境优渥,从小聪颖,家里全心栽培。

「你只要专心攻读、做研究就好,其他生活上的大小事,爸妈都会帮你处理好。」程远妈的这一生,能拥有这幺一个杰出儿子,认为是老天爷最大的赏赐,是周旋众亲友间无比的骄傲。

「看来,你并不想离婚是吗?怎幺会签字呢?」

程远狠咬着嘴唇。

沉默,再次瀰漫,要对一个陌生的心理师倾吐压抑至深的心事,毕竟,难以启齿外,需要很大、很足够的勇气。

「不好意思,我要先离开了。」程远试图隐藏他的哽咽,起身就走人。

我猜想,是婆媳问题吗?否则身高、外表都不差的程远,会是女孩心中标準的「高、富、帅」,是什幺样的原因,让夫妻走上离异之路呢?

第二天,程远主动来电,通知下一次的预约门诊,他会準时过来。

这一次,在谘商室看到程远,神态从容、情绪稳定,文质彬彬。

「我想,我真的非常需要有人,告诉我怎幺办?怎幺追回思耘。」

程远的妻子思耘,是当年在美国硅谷工作时,自由恋爱结的婚,对思耘,程远的父母都没意见。

「不论是人品、学历、家庭背景,都门当户对,无可挑剔。」这桩婚姻,也是程远妈所津津乐道的。

不论婚前婚后,只要带着思耘出席任何聚会,程远从与会来宾眼中、口中,感受到羡慕甚至带着妒嫉的氛围,让程远不免得意洋洋到飘飘欲仙。「得妻如此夫复何求!」程远忍不住偷偷讚赏自己的眼光与幸运。

婚后三年,儿子Jeff出生,程远妈妈从高中的训导主任退休,程远的爸因为一次流感併发急性肺炎,差点丢了命之后,也从职场半退休,转任公司轻鬆的顾问职。

「回来台湾吧!」程远妈开口:「你是独生子,上次你爸急性肺炎时,拿到医生给的病危通知,我身边连个至亲都没有,就算你会赶回来,可是等你飞回来的那十几个小时,你爸只要有点风吹草动,我吓都吓死了,深怕万一你们父子连最后一面都错过。」

程远爸一句话都没说,却用眼神传达心中的渴望。

「回台之后,我可就举目无亲了。」思耘娘家,早就全数移民美国,回台定居这件事,让思耘很犹豫。

「怎幺会举目无亲了呢?妳有我、有儿子、有公婆,何况我爸妈在同栋大楼的十楼,帮我们买好了房子,回到台湾,我们一样保有独立自主的生活空间,不用跟公婆同住一个屋檐下,别担心,凡事有我罩妳啊!」

接下来的日子,程远和思耘透过网路找台湾的新工作,程远妈透过视讯,和程远夫妻讨论房子的装潢设计,顺便加强Jeff对爷爷奶奶的印象。

回台定居这件事,一切看来,按部就班的让人放心。

一年后,程远高升为外商公司驻大连的副总裁,当他兴高采烈在晚餐后宣布这好消息,却换来父母的错愕,思耘当场脸色大变。

「我和Jeff要跟你去大连。」思耘说得斩钉截铁。

「我反对。」程远妈毫不考虑否决。

「可不可以妳和程远先去上任,Jeff晚一两年再去?」程远爸想缓冲一下气氛。

「一家三口为什幺要被拆散?不能生活在一起?」

「孙子跟着爷爷奶奶住,会被虐待吗?」程远妈强势起来了。

思耘起身抱紧儿子:「我们母子、一家三口,绝不分开。」

大人的大小声争执,Jeff似乎毫不受干扰,专心把玩着手上的玩具。

「你们怎幺就都不替我想一想?」程远吼了出来:「你们以为副总裁这个职位得来容易吗?你们有看到我是多幺努力的争取,才能脱颖而出吗?我要击败两岸三地多少对手,才能登上这个位置?之后,我仍然要兢兢业业的拚,才能坐稳这个位子,我这都是为了谁?」

程远妈还想说话,硬是被程远爸给拦了下来:「你们夫妻自己商量,不管结果如何,我们两老,都无异议接受。」

「我们回去说!」拉着思耘,程远气沖沖的出门,大门刚带上,却听到程远妈歇斯底里的怒吼:「无异议接受的是你不是我!」

两个月的冷战,第一次发生在程远夫妻身上,程远由愤怒、委屈、开始无助。想自己从小一路顺遂,升学、求职、追老婆、结婚,样样都在盘算中如意,怎幺反倒是年过四十了,绊他这一跤的,是身边的至亲冲突?

思耘,当然是这一生的挚爱,当初苦追思耘,不也一样充满挑战,得之不易啊!一见锺情这女孩之外,她身边围绕着不少的中外菁英才俊,是这些旗鼓相当的情敌,激励了程远的志在必得。眼见两个月来思耘的憔悴,心疼当然有,可是低了头,别说对父母难交代,只怕日后自己只有凡事退让的份,这可不是自己的style,程远咬牙不认输。

思耘妈妈从美国飞来台湾当和事佬,规劝了女儿、调解了女婿、安抚了亲家。返美前,拉着女儿的手:「两情若长久,岂在朝朝暮暮?夫妻是一辈子的长久,相处得鬆紧有度,牺牲与成全,总是要有的。」

程远如愿赴大连去为公司开疆闢土,完整的专业历练让他如鱼得水,对在台的思耘如有抱怨,也不以为意,总想了不起真有事发生,让丈母娘出面摆平就好,眼下自己要攻顶、要攀上大中华地区的总裁,其他都再说了。

「Jeff快三岁了,不爱搭理人,也不肯开口学说话。」视讯时,思耘忧心忡忡。

「我问过妈,她说我小时候也是这样,大只鸡晚啼,没什幺不对,是妳多心了。」

「我问过小儿科医师,他建议我带Jeff去看儿童心智科评估。」

儿童心智科,这几个字对程远太震撼了,反感油然而生:「等我回台再说。」程远匆匆下线,他急拨电话回父母家。

「什幺心智科门诊?」程远妈气得大叫:「我孙子聪明得很,虎父无犬子,我天天白天亲自带他,Jeff只是内向害羞罢了,有当妈的这样诅咒自己孩子的吗?」

程远放心的鬆了一大口气,好在距离下次返台,还有将近两个月可缓冲,思耘的忧虑,到时再处理就好。

没想到一个礼拜后,程远到欧洲出差参展,思耘急着找他:「教学医院门诊证实,Jeff经过儿童心智评估,是亚斯伯格症,建议先到医院接受半年的日托训练。」

程远脑袋轰的一声,剎那间一片空白。这幺优秀的自己、才学也不差的思耘,怎幺可能生出有问题的儿子?程远几乎可见父母的难以置信与伤心……

是不是该直接先从欧洲回台一趟?

(下週二待续)

本文出自《男人的情字这条路》大块文化出版

男人的情字这条路(上)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申博sunbet70多玩网|当下网站|走在中心|网站地图 sunbet官网welcome_tb通宝222娱乐下载 众盈娱乐登录_188申博太阳城直属现金网 爱博体育登录网址_皇家应用中心app下载 摩城娱乐官网_网站游戏注册首存10送88 正点娱乐登录地址_皇宫线上注册 互博国际体育手机版下载_九州体育博彩登陆 0267葡京网站_凯撒娱乐下载安装 亿鼎博手机网址_正信平台注册 澳门电子游戏九五之尊的网址_凯时手机娱乐app下载 狗万地址_金州平台登录